燃文小說網 www.jxyfaic.net,最快更新第一序列最新章節!

    經過這幾天狼王的一通折騰,任小粟懷疑狼群在兩個月之后族群會再次擴大不少……

    今天狼群狩獵的時候,他就發現這狼群出動時數量少了好多,搞不好少的都是母狼。

    按照以往的規律,母狼懷孕到生崽,大概是63天左右,對于人類來說這個時間太快了,也不知道這些狼群蛻變進化后這個自然周期會不會也有所改變。

    他循著狼群留下的痕跡往山里找去,任小粟判斷狼窩應該不會距離哨所太遠,因為那天晚上聽到的狼嚎聲似乎很近。

    結果并沒有走多遠,狼王忽然出現在山路的盡頭,擋住了任小粟的去路。

    任小粟總覺得,這狼王好像也出來尋找自己的。

    只聽狼王低低的嗚咽了一聲,任小粟沉思了半晌:“你是來讓我幫你給同伴治傷的嗎?”

    在荒野里野獸捕獵是非常謹慎的,因為它們可能因為一點小傷就感染而死,細菌病菌這種東西就算是再強大的物種也很難抵抗,事實早就證明這世界上最頑強的生物之一就是細菌了。

    世界經過多少次毀滅與重生,有些細菌卻偏偏每次都能幸存。

    當任小粟問完,卻見狼王竟然點了點頭。

    任小粟拿出黑藥來:“這個能治傷的,我知道你族群里有同伴受傷了,我可以幫你給它們治治。”

    狼王疑惑的表情好像在說:這玩意還能治傷?!

    剛才任小粟就在想,人類可以直接拿手指去抹藥,狼怎么辦?狼一般治傷就靠舔啊。

    那它們要是靠舔來涂抹黑藥,這一舔不就壞事了嗎……

    此時狼王似乎猶豫了一下,便轉身帶任小粟往山里走去。

    來到一處背風的山谷里,任小粟看到幾十頭小狼崽子在草地上打滾,它們也不怕任小粟,以前在逃亡路上大家就見過了,只是狼崽子如今更多了一些。

    看來這一路上,狼群也沒閑著。

    當然任小粟也能理解,畢竟現在狼群的食物那么好找,也沒法看書打牌啥的,沒有其他娛樂活動了。

    狼群見到任小粟來了便紛紛給他讓路,任小粟在狼群之中穿行著也是心驚肉跳的,只能強忍著心里的恐懼繼續往前走去。

    只能說他這是藝高人膽大了,換成別人真不敢這么深入狼窩,當初在集鎮上就他能靠打獵過得好好的,不是沒有原因的。

    往里走去,任小粟便看到六七頭狼正倒在地上喘息著,它們附近則彌漫著一股血腥味。

    子彈穿透它們的肌肉雖然無法造成致命傷,但長時間的傷痛與流血,會將它們慢慢拉入深淵。

    任小粟看了一眼身旁的狼王說道:“我得先把它們傷口里的子彈取出來才行,肯定很疼,你得給它們交代好了別咬我……”

    狼王甩了甩腦袋:趕緊的!

    任小粟蹲在一頭受傷的公狼身邊,他從收納空間里取出一把小鉗子來,這時候也不用講究什么消不消毒了,反正狼群也不知道消毒是啥。

    說實話這活他也是頭一次干,任小粟一邊把小鉗子往傷口里探,一邊觀察著身邊那頭狼的反應,以免對方疼的時候亂咬人。

    結果讓任小粟吃驚的是,這狼眼瞅著都疼的翻白眼了,卻連哼都沒哼一聲。

    “狼中好漢啊,”任小粟感慨道,此時他已經用鉗子探到了子彈的位置,這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第一序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燃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會說話的肘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會說話的肘子并收藏第一序列最新章節

凯时凯时-澳门凯时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