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www.jxyfaic.net,最快更新第一序列最新章節!

    對于任小粟吹出的牛逼,安御前表示非常不能接受:“你知道可編程物質意味著什么嗎?”

    任小粟看了安御前一眼:“意味著什么?”

    “可編程物質是一種根據用戶命令或者自主感應方式改變自身物理性質的‘中介態物質塊’,”安御前抬高了嗓門說道。

    任小粟沉思了片刻:“說人話。”

    “簡而言之,”安御前說道:“你想造這種外覆式裝甲,那么它的構成部分起碼要有變形和自我組成的能力吧,沒有可編程物質,你就做不到靈活的自主組合和分離。”

    “嗯,”任小粟平靜說道:“不用擔心這個。”

    安御前都快瘋了:“你是聽不懂人話嗎,這么重要的事情不用擔心?!”

    說實話,安御前說的這些事情,除了能源這塊是任小粟不能解決的,其他的他都可以解決。

    所謂可編程物質這種東西……納米機器人已經能夠做的更好了。

    任小粟意識到,安御前曾經必然不是進行納米機器人方面研究的專家,不然他不可能不知道納米機器人現在取得的進展,而且他肯定也不是楊氏的核心人員。

    可安御前是怎么淪落到這個地步的呢?雖然任小粟的學問距離學術還很遠,但他能感受到安御前在面對科學時的執拗與驕傲。

    是什么讓安御前甘心在這里當個小小的圖書館管理員?

    接下來的日子,安御前不再糾結所謂的能源與可編程物質,而是專心教學與打麻將。

    任小粟則慫恿著王宇馳他們晚上回家做裝甲設計,白天抽課間找安御前解決技術難題,安御前倒是愿意幫他們一一解決。

    在安御前想來,自己幫任小粟把所有難題解決,等到對方碰到了自己說的問題后,便會發現自己有多明智了。

    他覺得,任小粟現在不在乎可編程物質這種技術,完全是因為任小粟的水平不夠,且還沒遇到這個技術瓶頸!

    畢竟一個高一水平的學生,怎么可能理解自己的高瞻遠矚,怎么可能理解自己當年在學術界的地位?

    想到這里,安御前甚至想揪著任小粟給他補課,讓任小粟早點能夠理解自己有多么牛逼。

    一天任小粟準備拿起昨天的課本來自習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課本旁邊還有一本筆記,印象中之前還沒看到這玩意啊。

    任小粟將筆記抽了出來,而里面則是有人精心整理出來的學習順序與知識要點,這一看就知道是誰寫的啊,肯定是安御前!

    任小粟轉頭好笑的看了安御前一眼,難為這貨還故作神秘呢:“這是你的筆記本吧?”

    安御前尷尬了一陣:“奧,我這是翻到以前的東西了,想著可能會有人用得著,你要用得著就拿去吧,正好適合你看,高中的課程有些是刻意簡化的,你要按部就班的學習會走一些重復的路,不如直接按照我當年學習的方法來。”

    “謝謝了,多少錢”任小粟說道,說完他就準備付錢了。

    結果安御前勃然大怒:“我給你筆記不是為了錢!”

    說完,安御前就氣哄哄的去門口看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第一序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燃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會說話的肘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會說話的肘子并收藏第一序列最新章節

凯时凯时-澳门凯时官网